伊姆兰·哈立德:西亚和中东国家为何不愿跟着美国一起反华?

【文/伊姆兰·哈立德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建立”I2U2″(该组织名称由其成员国印度India、以色列Israel、阿拉伯联合酋长国the United Arab Emirate和美国the United States的国名首字母组成)伙伴关系的想法,据说源于去年10月由阿联酋大使在其华盛顿官邸举行的一次非正式外交聚会。

当时没人想到,一次简单的餐会竟最终会造出一个新的外交工具,帮助华盛顿抗衡中国在中东和西亚的影响力。

但是,在短短几个月内,I2U2作为一个重要的国际俱乐部就已成型。对美国外交来说,这一集团(故意标榜为西亚的”四方机制”)的战略重要性可以从美国总统乔•拜登最近的中东之行中看出来,当时他特地找时间来举行了这个组织的第一次会议。

该组织成员国的领导人并未全体到场参会。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阿联酋总统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以线上方式与会,拜登和以色列总理亚伊尔•拉皮德则在耶路撒冷主持。

印以阿美四国举行第一次I2U2会议

美国正在进行一项与众不同的实验,表面上是鼓励各国共同投资大家都感兴趣的领域–水资源、能源、交通、太空、医疗和粮食安全。

但即使粗略浏览一下I2U2的议程和工作范围也会发现拜登政府正在刻意筹建和投资这个俱乐部,以抗衡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成立这个新组织(各成员国都不相邻)表面上是为了应对逐渐加剧的全球经济和政治风险。但实际却是拜登政府的对华遏制战略中又新增了一个外交手段。

美国决策者的困境在于,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和中东地区,中国正日益被视为可靠的贸易伙伴,而美国则被视为”保护伞”的提供者(尽管有点不可靠),其庞大的军火工业滋养着全球的热点地区。

这也许是华盛顿和北京在全球长期愿景和各自品牌形象方面的主要区别。

长期以来,美国决策者一直将军事援助和保护作为美国外交的独特卖点,而中国则一直将基础设施建设和融资作为其外交政策的主要工具,以增强其全球影响力。

此前的美国政府似乎没有从这一点中吸取任何教训。在慢了一拍后,拜登好像正试图效仿中国的基础设施开发政策,通过I2U2将地缘经济纳入美国的中东和西亚战略。

欧盟最近计划大规模投资其他地区的基础设施,为了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拜登政府可能也从欧盟的计划中吸取了灵感。

毫无疑问,拜登此次中东之行的主要工作就是召集盟友帮助美国对抗北京。

拜登7月9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透露了他中东之行的根本动机,坚称华盛顿必须重新定位自己,以”超越中国,并努力稳定这一重要地区”。

拜登与中东、西亚国家首脑举行会议

因此,看到拜登在行程中高度关注”中国因素”也就不足为奇了。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都与中国有着密切且不断深化的贸易联系,因此它们都受到了拜登的特别关注。

但是,无论拜登有何目的,他显然都忽视了该地区正在出现的地缘政治、经济现实。他可能希望像他的大多数前任一样,造势创建一个反华俱乐部。

但不幸的是,接待他的利雅得和阿布扎比东道主都对此类联盟不感兴趣,拜登在未能赢得任何安全或更多石油承诺的情况下被迫回国。他的反伊朗言论也同样没有勾起任何人的兴趣。

拜登政府似乎没有意识到,印太和中东国家已越来越厌倦任何形式的反华新冷战。

同时,这也突显出拜登政府急于出台自己版本的对华遏制政策。在6月底举行的马德里北约峰会上,中国首次在北约战略概念中成为”威胁欧洲-大西洋安全的系统性挑战”。这一战略概念确立了北约未来10年的战略。

美国决策者没有寻求更具建设性的方法,而是坚持陈旧的遏制中国政策。在当前的全球权力架构下,这种僵化的思维已不再可行。

在全世界,各国越来越厌恶逐渐加剧的两极对立形势。自冷战结束以来,全球权力架构发生了巨大变化。拜登需要接受力量平衡的新现实。这种平衡更多地基于合作和发展,而不是无休无止的对抗。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香港《南华早报》)